By

Jas Tang

讲品论牌:Always卫生巾#LikeAgirl (像個小女孩)廣告

欧维丝(Always)卫生巾2014年#LikeAgirl广告系列好的原因是它有启发性。如果你是男生,它会提醒你,有时候你对少女的印象(如儒弱)是多么错。如果你是少女(或即管已经是女人),这段影片大概也会触动到你内心某个从来没有品牌触到过的部分。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XjJQBjWYDTs 看完后,我们有最后一条问题问大家: 如果在CC,我们叫这种手法文化品牌策略(Cultural branding)—利用文化上的特点:性别冲突、「你跑得很像女生」这对少女的典型负面形象,来与目标客群沟通,直达她们心底的渴求;以这样的方式来为一个品牌说故事,相比起你的产品USP—要不已经被竞争者抄袭,不那么「unique」了,要不其实别人比你更早去用,你认为哪更有说服力? 一个文化领域—作为一个品牌— 一旦你「插旗」,和产品USP不同,别人不会很容易便能把它抢走或霸占。有时候,打造一个持久而有实力的品牌真的可以这么简单。

讲品论牌:Bobbi Brown

Bobbi Brown是化妆界巨人雅斯兰黛旗下的品牌,但是在这品牌1995年被收购前,它原是一个小本经营的化妆师品牌;被买起,全因她曾一度威胁巨人。 Bobbi Brown在1990年由女化妆师Bobbi Brown以个人名义成立,读舞台化妆出身Bobbi Brown本人,八十年代中左右捱出头荣升星级化妆师,1990年,因为兴趣,她推出了一批叫easy-to-wear的唇膏;最初她连专柜都没有,那是到了1993年品牌因为获得愈来愈媒体的报导而火红起来。(当然Bobbi Brown和各大传媒记者的交情也功不可没)不如让我们倒一下带,Bobbi Brown “Easy-to-wear”唇膏究竟是甚么?也许现在较难想象,在1980年代末期,三文鱼色、肤色和咖啡色等现在很普通的唇膏色,那时其实很少见。 众所周知,80年代是一个「不夸张誓不罢休」的年代,时装如此,连化妆也如是,自然这两个字差一点便要从字典消失。然而,那时有Bobbi Brown,她这位化妆师的审美观和其他人很不同,她崇尚自然,她认为女性好应该多展示她们自然的一面,所以她设计了接近肤色的唇膏,后来的故事也就是历史。 从品牌策略看,Bobbi Brown卖给Leonard Lauder之后仍然前卫,创出过好几个化妆行业的突破。首先,Bobbi Brown是第一个任用黑人模特儿的主流化妆品牌,事实上,不仅是黑人,亚洲人也是;Bobbi Brown坚持粉底的色调应该以黄色为底色而不是八十年代普遍认为的白色。其次,Bobbi Brown也是第一个在广告中把自家的唇膏折断,把粉饼压碎的品牌,这风格很明显开了行业的先河,后来跟随者众。牌子卖掉之后,Bobbi Brown留任当公司的创意部门至今,她的故事不仅证明了当艺术家需要勇气,连搞品牌,其实也不能缺少一点冒险的精神。做品牌要创新,有时候甚至还要反潮流而行,现今世上最成功的品牌似乎也是经历过这样的阶段而来,这点很值得我们思考。

101 Spring Street

你想,下一次去纽约的话,你会去哪里? 大都会博物馆?MoMa?中央公园?High Line?还是渡桥到布鲁克林看潮人? 如果布鲁克林对你来说有点远,如果MoMa略嫌不够新意;那么留在曼哈顿漫漫而游一个六十年代当代艺术家的超简、超现实family home如何? CC推荐:  Spring Street 101号 — 艺术家Donald Judd故居。   1968年,Donald Judd带着家人和他的半家/半工作室从第19街搬到Spring Street 101号,成为进驻苏豪区的第一位艺术家。不多久,苏豪这个原本被废弃的过气工业区很快便变成了我们今天熟识的,聚集了一群艺术家、作家、音乐人和社会活跃份子的天堂… http://vimeo.com/70874089

讲品论牌:Initial Fashion

在香港起家,現在已發展成在中港有超過60家門店的時裝品牌,Initial可說是香港時裝界近十年的一大神話。 復古在現代中國人社會一直不算流行,包括香港,但隨著九十年代末歐、美、日復古風的出现,在香港出現了一小批「地下」男女,他們愛去香港市區一條寒酸市集街路上的一家平价复古店,这家店叫美之,專賣日本「古著」,平均30块港币便能买到一条裙子;对于这些「地下」男女,美之的衣服不拒一格、便宜、有型,而事實証明,Initial透過「轉型」這樣的一個次文化,终于建立起他們今天这个時裝小王國。 現时,Initial的所有门店几乎都被欧式古董和仿古品覆盖,不過,如上述,十至十五年前的香港,復古絕对不是人人接受,所以,对于Initial的经营者來说,当时是一个選择的遊戲:在「美之复古次文化」中,究竟哪些可取,哪些不可取? 首先,产品,Initial并没真正售卖复古时装,反之,在Initial出售的全部都是百分百的新衣;基于香港人几十年来的哈日历史,Initial选择了做「安全」的素色时装,再融入日式的多层次(layering)风格;日本时装向来以多层次驰名,Initial利用了这一点,同时,透过和地产商新鸿基合作,在新旗下的中高级商场开店,终于,Initial得到了打入主流市场的机会。复古是很潮,不过,谁希望去一个外表庸俗的街市找一家小小的小店,然后从贴满「港币20元」牌子的衣架挑东西装身? 可以这样说,通过「平易近人化」色慾都市Carrie和绯闻女孩Blair的纽约上东区造型,Initial找到了他们特别的定位,也找到了他们的成功。

讲品论牌:Aesop止汗剂广告

这些年来,我们经常看到Aesop在官网、产品目录和新闻稿等地方插入一些名人名句,如詩和舞台剧对白,可是,似乎我们从没见过比今年他們用在一支止汗剂广告,引自伊丽莎白·泰勒的话更逗趣。(如上)海报中,五位科学家排队闻中年男人的腋下,上面还写着「成功是一支好的止汗剂」,认真的?不过,我们喜欢,毕竟,幽默感谁不爱? 1987年首创于墨尔本的Aesop是一个主张草本成份和实验室研制的护肤品牌。从做品牌的角度看,Aesop一直忠于「草本」和「实验室」两大概念;不论是已经成为他们品牌标志的啡色玻璃瓶— 像从前能在草本科学家的那种,还是宣传海报中经常出现的实验室背景,都彷佛要告诉你和我:Aesop在科学和使用草本成份方面坚定不移,不遗余力;天然却又科学,真是两全其美,不是吗? 不过,如果这还不能降服大城市的专业人士和中产人士,Aesop还有一着,他们联合各国建筑师打造出一家家近乎炫耀式的现代主义门店。現在,不论你身在巴黎、東京或香港,只要你一进入Aesop,尽管裝修家家不同,但肯定的是,你会发现一致的简约時尚感,加上他们市场部处处、时时地提醒我們品牌和电影和文学的关系,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Aesop会吸引到这么一大批城市型男和他们「要不是艺术策展人,要不時尚編輯」的型妻。 由一個小眾品牌起家,Aesop 2013年市值1.05億美金,現在分店遍布三大洲,由一個小眾品牌起家,Aesop 2013年市值1.05億美金,現在分店遍布三大洲,在全球一些最潮最型的百貨都設有專櫃,还持续在扩展,Aesop是另一个美容界的传奇,再次多得一致性的品牌故事和把文化纳入做品牌时的重心。